国彩

国彩 www.1e-app.com,最快更新嫁纨绔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五章

    柳玉茹的仓库剪彩之后, 便开始正式运营, 第一批货从幽州过来, 这批货大半是要送到东都神仙香的货物, 另一小部分, 这是幽州一些商家试探着委托了他们运输过来。

    按照以往, 幽州到东都走得都是陆路, 因为路上各种过关加上山路以及山匪,半个月是极限,大多是要一个半月到两个月, 而运输成本更是不必说。这一次从他们规划的水路一路过来,成本上要比原来降低至少五成,而时间上却一共不过一月。

    所有人都在观望着柳玉茹这批货, 如果这批货走通了, 日后从幽州到东都这一路,所有人等于开辟了一条新路出来。可如果第一批货就出了事, 柳玉茹这些仓库, 就真的只能建来自己用了。如果是她自己一个人的生意养这么多船、仓库以及各路打点的费用, 那成本就太高了。

    于是从幽州开始发货起, 柳玉茹就一直在跟这批货的消息。

    这一路上最担心的问题,其实就是水盗。为此柳玉茹不仅准备了大批人马护着商船, 还特意让每一个建立仓库的主事, 去当地漕运里送了银子, 以做“疏通”。

    有了双重保障,柳玉茹还是有些担心, 货在幽州地界还好,毕竟那里如今是周烨管着,一路只要是懂事的都不会动这批货,但是出了幽州地界,柳玉茹就有些睡不着了,夜里整天辗转难眠,顾九思都察觉到了她的焦虑。

    顾九思白天里去河上监工,夜里常常睡到半夜发现柳玉茹还醒着,他不由得觉得有些头疼,将人揽到怀里,含糊着道:“姑奶奶,我求求你,睡觉吧,你睡不着,我也睡不着。”

    “抱歉,”柳玉茹带了歉意道,“要不我去隔壁睡。”

    “那我更睡不着了。”顾九思叹息了一声,他将头埋在她肩上,低声道,“要不我同你说说话吧,你别想那些事儿,就好睡了。都是路上的事儿,你想也没办法。”

    柳玉茹知道顾九思说得对,她转过身去,伸手抱住了顾九思,慢慢道:“王厚纯那边查得怎么样了?”

    “我让赵九先躲着,”顾九思顺着她的话随意道,“顺便去查其他人。王厚纯做的孽多着呢,现在先让他以为我不打算动他,放松了警惕,等该查的查完了,这永州上下,我一并办了。”

    柳玉茹应了一声:“秦楠那边怎么说?”

    “沈明还在守着,”顾九思低声道,“他身边好像跟了一批人,沈明也没搞清楚这批人是哪儿来的,那批人不是秦楠的人,秦楠都还没发觉自己被盯上了,是敌是友搞不清楚。秦楠应该不是王思远这边的人,至于为什么参我,我还是不明白。”

    两个人说着话睡过去,另一边,王厚纯家中,一个男人跪在地上,神色有些忐忑道:“王老爷,东西我带来了。”

    说着,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封信,王厚纯拿过信来,笑着道:“印章盖上了?”

    “盖上了。”男人低着头,赶紧道,“按您的吩咐,还多盖了一份空白的。”

    “你辛苦了。”

    王厚纯从男人手里拿过信,他认真看了一遍后,点了点头:“来人。”

    听了他的话,旁边人捧着一个盒子到了王厚纯面前,王厚纯蹲下身来,将盒子打开,盒子里装满了银子,跪着的男人眼神大亮,王厚纯拿着盒子,笑着道:“印章都盖上了,再帮我一个忙吧?”

    听到这话,跪着的男人愣了愣,王厚纯接着道:“明日夜里柳通商队的船会从刘三爷的路上过,你把这封信给他送过去,让他把周边所有寨子的人都叫上,告诉他们,这批货劫下来,都算他们的,截不下来,官府立刻剿匪,明白吗?”

    “大……大人!”

    那男人有些焦急:“我们之前只说偷印章,没说……”

    “银子还要吗?”

    王厚纯看着那男人,男人神色僵住,王厚纯手轻轻放在他后颈上,接着道:“命,还要吗?”

    ***

    柳玉茹休息了一夜,第二天醒来,便开始准备船只,等着夜里商队入荥阳,然后在荥阳换船。

    等到了夜里,柳玉茹没有回家,她就领着人站在码头,一直等着船只入港。顾九思在河上办完事,等回去洗了澡换了衣服,还不见柳玉茹回来,他终于道:“少夫人可说今日什么时候回来?”

    “没,”木南叹了口气,“不过奴才想着,按照少夫人的脾气,今夜可能不打算回了,估计要一直等到把货送出荥阳才回来。”

    顾九思听了,犹豫了片刻,他终于才道:“我去码头看看。”

    他穿了一身白色常服,从屋里取了剑,领着沈明和木南等人去了后院取马。刚到了马厩,就看见洛子商也在取马,顾九思不由得笑起来:“哟,洛大人,这么晚还不睡?”

    “不比顾大人可以靠着夫人,”洛子商笑了笑,“在下除了公务,还有些商事要忙。”

    顾九思听出洛子商的嘲弄,他却毫不在意,得意扬眉道:“是呢,我媳妇儿赚钱可厉害了。”

    洛子商:“……”

    恬不知耻。

    “好了,洛大人,你处理公务吧,”顾九思翻身上马,高兴道,“我呢,就要去看我媳妇儿了,再会。”

    说完之后,顾九思带着人高高兴兴出了府,洛子商面无表情翻身上马,跟在了后面。

    两人虽然没有问对方目的地,却都知道目的地是一致的。于是两人一前一后赶到码头,即将靠近时,顾九思忽地就勒紧了缰绳。

    他远远看见柳玉茹站在码头前,她穿了紫衣落花外袍,批了一件白色绣鹤披风,头发用白玉簪盘在身后,露出她纤长的脖颈,优雅又高贵,让人移不开目光。江风拂过,她站在远处,衣衫翩飞,顾九思静静看了片刻,忽然察觉身边似乎有人,他侧目看了一眼旁边,发现是洛子商,他不知道为什么,也停了下来,静静瞧着柳玉茹。

    顾九思心里突然就有了几分不悦,可他面上却不表现出来,他只是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一般,突地就笑了,听到他的小声,洛子商不由得转头皱眉道:“你笑什么?”

    “哦,没什么,”顾九思解释道,“我就是想起来,我已经有媳妇儿了,而且我媳妇儿真好看,可你还没娶妻呢。”

    “呵,”洛子商冷笑,“无聊至极。”

    顾九思啧啧了两声:“既然觉得我无聊,你生气做什么?口是心非的人啊。”

    洛子商被他似乎说恼了,眼中带了冷意,顾九思哈哈大笑,驾马便往前冲到了柳玉茹身前,柳玉茹听到马蹄声,回过身来,便看见顾九思翻身下马来,高兴来喊了一声:“玉茹。”

    柳玉茹寻声看去,便见顾九思白衣玉冠,腰悬佩剑,朝着他一路小跑过来。

    柳玉茹见着人就忍不住笑了,等顾九思来了她身前,她伸出手去,替他抚平了衣服上的褶皱,温和道:“怎么过来了?”

    “听说你在守着货,”顾九思高兴道,“我便过来陪着你。”

    柳玉茹低头笑了,正要出声,就听旁边传来洛子商的声音:“柳老板。”

    “洛大人也来了。”

    柳玉茹有些诧异,洛子商点点头:“听说今晚货到,便过来看看。”

    “让洛大人操心了,”柳玉茹恭敬有礼道,“不过您放心,我已都准备好,不会出什么茬子的。”

    “无妨。”洛子商摇头,“也不能凡事都让柳老板一人担着。”

    双方寒暄了一番,便在码头上继续候着,顾九思在,他话多,原本安安静静的码头一下子就喧闹起来。柳玉茹就站在一旁听着他说话念叨,忍不住低笑。

    等到月正中天,按着时辰,商船应该到了,然而河面却不见一盏灯火,只听河水奔腾而过。

    所有人都不由得皱起眉头,沈明奇怪道:“怎么还不来?”

    话没说完,河面就看到了一艘小船,那小船上点了一盏灯,随后就听有人大声道:“可是柳老板?”

    那声音和河水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听得不太真切,柳玉茹却十分警觉,立刻上前一步,大声道:“是我!可是老黑哥?”

    老黑是她派去接人的人,熟知荥阳的情况。他声音有些沙哑,十分有特色,柳玉茹立刻便听了出来。

    “是我!柳老板,”船慢慢近了,对方声音也明晰起来,“有人把船劫了!”

    听到这话,柳玉茹神色顿时冷了下来,她看着船越来越近,大声道:“可知来人?”

    “来了十四条船,”老黑大声道,“虎鸣山,刘三爷带的头。旁边十个寨子,人都来了。”

    说着,老黑的船靠近了码头。顾九思和洛子商对看了一眼,柳玉茹垂下眼眸,不知是在想什么。

    片刻后,顾九思道:“我这就去官府叫人。”

    “等一下。”

    柳玉茹抬手止住了顾九思的动作,片刻后,柳玉茹抬头看向他:“你不能去官府叫人。”

    “可是……”

    顾九思正要开口,就听沈明道:“九哥,你真不能去,你要是去官府叫了人,那就是以权谋私。”

    顾九思沉默下来。

    沈明都明了的道理,他自然知道。纵然这些土匪打劫柳玉茹,官府出兵剿匪是再正当不过,可在荥阳的地盘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嫁纨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国彩只为原作者墨书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书白并收藏嫁纨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