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彩

国彩 www.1e-app.com,最快更新玉玺记最新章节!

    宽阔的校场中, 大雪漫天而下。

    江珣一套刀法舞的密不透风,雪花被刀气裹挟在他身旁凌厉飞舞。直待江珣收刀, 披着一袭玄色狐裘大氅的纪然走过去, “咱们这才几年不见,你这进境说一日千里也不为过。”

    “什么事, 这么大雪天的还要亲走一趟。”

    “自然是要紧事。”

    纪然将撑着的油布伞往江珣头顶侧了偶, 二人穿过雪花漫天的校场, 往江珣的书房走去。

    江珣自幼苦修, 因武功高强, 即便冬天书房也从不用火。不过, 茶寮子是热的, 江珣倒了两杯温茶, 纪然方道明来意,“听说你与三殿下那边的杜长史是师兄弟,你们交情不错。”

    江珣没有否认, 纪然手里捏着杯子, 没有喝茶,“说来,以前小时候也见过, 这些年没来往, 已经生疏了。我有件事想跟杜大人商议,既公且私,又不好直接上衙门寻他,想请你帮我引荐一下。”

    “成。你等我信儿, 我来安排。你们什么事,我就不打听了。”江珣十分爽快。

    其实,江、杜、纪三家是几辈子的交情,只是随着各家族人口增多,即便几辈子的交情,如纪然这等自幼不在帝都长大的世家子弟,对于许多世交家的子弟也有许多不熟的。

    故请江珣引荐。

    杜长史对纪然的观感也就一般,倒不知道纪然什么既公且私的事要见他。碍于家族交情与江珣的面子,杜长史还是去了。

    杜长史未料到纪然有这样一桩大事与自己商议,纪然铺开一张手绘的街巷图,“杜二哥也知道,我如今在玄甲卫当差,手下兄弟巡视时发现一处地方,就是这里。”纪然指了指街巷处上的标记,“城南春风街香烛巷,现在是个热闹地界儿,每十天,这里都会有一次通宵的宴会,里头赌钱、宴饮、舞曲,应有尽有,十分销魂。”

    “想是哪位大人的私宅。”这样的地方,帝都并不少。老宅是祖宗家法所在,万不敢这样放肆。故,不少帝都大员都置下私宅,豢养少女娈童用以享乐。杜长史当然不敢如此,不过,他是听说过的。

    “倘只是如此,如何敢惊动杜大哥。”纪然自袖中取出一张寻人令,“这是帝都名角百花班儿小牡丹的寻人令,上面帝都府的大印不是假的吧。”

    “你知道小牡丹的下落?”

    “也是一桩巧之又巧的事。杜大哥也知道我在玄甲卫叫冯千户落了面子,我不能吃这样的大亏,就打发人查了查这冯千户,找到他的私宅,发现这在宅子里囚着这样一位佳人。我要找回面子,杜大哥你正在刑部当差,你我联手,一举双得。”

    杜长史指了指那寻人令,“这是帝都府的差使。”

    纪然笑了笑,“我因何会在玄甲卫入职,不皆是因俸银官贪墨军饷之事?一切都推俸银官身上?证据确凿就算结案了?祖上贫寒出身的一个千户,又不是在边疆征战,能有外财,就买下整个香烛巷?那屋子收拾的,我看不比陛下的昭德宫差,哪儿来的这些银钱?江珣这朱雀卫的四品佥事,日子过的尚不如冯千户外宅的管事。大哥要真不好奇,我就找帝都府的人,不过,他们若是头一茬过去,那些账本啊文字啊能不能保全,我就不能保证了。我不负责刑缉之事,我只要冯千户死透透的就够了。”

    杜长史明知此次纪然找他完全是拿刑部做枪使,偏忍不住的动心,的确,如纪然所言,先前程雨的案子并不算结案。程雨故然不无辜,但明显是玄甲卫抛出的替死鬼。

    如果纪然找帝都府合作,刑部也不能袖手旁观。

    但是,纪然玄甲卫的百户的身份,他私下做这样的主,倒显得三殿下与纪然有暗地交易一般。

    杜长史道,“这事关乎刑部,我现在不能给你答复。”

    “三天后便是休沐日,杜大哥若休沐前不给我答复,我就另寻他人了。”纪然一笑收起街巷地形图。

    刑部。

    穆安之听过杜长史回禀,道,“这算实名举报,没有不接受的道理。冯千户是正五品,老郑正四品,拿他足够了。休沐那日问一问是哪个排班,让老郑换一换,准备好人手。待老郑他们到了,再打发个人知会帝都府一声,不好不给他们些甜头。”

    杜长史道,“那属下跟纪然说一声。”

    当日夜。

    郑郎中亲自带队布防,敲响春风街香烛巷由南往北靠第三家的门时,里面人说了两个字,“春风。”

    这是暗号,郑郎中示意捕快,捕快在腊月寒风中回两字,“屠苏。”

    里头先是挪动门闩的声音,捕快猛的推开门,两个开门小厮立刻被数柄明晃晃的大刀架在脖子上,当时便吓瘫,跪在地上不敢出声。

    郑郎中率人刚一进入,门房便有数人带刀持棒蜂涌而出,当下数位捕块点亮火把,郑郎中面容如铁,亮出令牌,“刑部办案,无关人等放下兵械,若的反抗,视同谋逆,杀无赦!”

    不得不说,郑郎中那天生一张铁面,配着他这正气凛凛的语气,门房一干人当时便是心底发悬,尤其郑郎中冷厉的视线扫过他们手中刀枪,一声怒喝,“放下兵械!”

    当时就有人一震,手中兵器落地。带头那人握了握手中刀,上前道,“大人,我们这是正经人家,便是刑部办案,也当有刑部侍郎以上堂官的手令,还请大人出示手令,容小的去回禀老爷。”

    他这一套话尚未说完,郑郎中一个手势,数位如狼似虎的捕快扑上前,当下便是一场乱斗。郑郎中带人继续往里去。

    天空中陡然升起一道红色烟火箭,郑郎中猛然回头,眸如鹰隼盯了门房处一眼,回头立刻加快脚步。

    腊月冰封,前天一场大雪,帝都更冷了三分。这室内却是暖若三春,冯千户坐拥一位只着透明细纱的妙龄少女,那少女相貌娇嫩,行止柔顺的依在冯千户身畔服侍酒水。冯千户正与一位至交说话,这位至交身畔也是一位同样年纪相仿的少女。

    忽然,一阵细碎又尖锐的铃声陡然响起,顺着铃声就会发现,这香暖深闺垂纱叠幛处都用细丝系一只精致银铃,此刻,银铃一响,冯千户脸色骤变,拉起至交奔至最上首的一张长榻,轻轻一推榻上的一幅前朝名画清风明月图,便推出一道暗门,两人立刻进入暗门。

    两位少女将图画归位,寻来两件轻盈鹤氅披在身上,接着大门被人踹开,朔风狂飙而至,室内垂着的数道轻纱帐幔飘摇卷地,两位少女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

    有经验的捕快立刻进屋搜查,这种暗室瞒不住刑部捕快,捕快进入暗室,不过片刻便退回,禀道,“大人,里面有断龙石,密道被封了。”

    郑郎中冷冷道,“在帝都城,即便修密道也不会多远,把前后左右的宅子的一并搜查!”

    “大人,咱们没有其他宅子的搜查令。”捕快低声禀道。

    “守紧各巷口。”郑郎 -->>

国彩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玉玺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国彩只为原作者石头与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石头与水并收藏玉玺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