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彩

国彩 www.1e-app.com,最快更新骄记最新章节!

    挥别冯三主仆,夜十一与东箕共骑,北室单骑侧护,三人一早便出了支江城。

    进支江城外的官道,夜十一示意东箕缓下马速,北室跟着勒了勒缰绳,两匹马儿并驾缓缓而行。

    北室晓得该是夜十一有话儿要说,静候听令。

    夜十一坐在马后,双手紧紧抱着东箕腰肢,低声与离不足半臂之距的马上北室道:“东角何时到?”

    “昨儿夜里传的信儿,自得大小姐去信儿问罗湖的行踪,东角发觉罗湖已出泷水县,便也带着南张赶紧往回赶,约摸今儿下晌便得到支江。”北室答得详细。

    “东角到后,让他不必着急回京,带着南张继续以暗为主,跟着罗湖,与在泷水一样,宁愿跟丢,也不能让罗湖察觉。”自应下罗湖暗护冯三回京,夜十一便有另外的打算:“罗湖护三表姐回京,一路怎么照应,言行举止如何,有无越矩之处,三表姐如何反应,罗湖可有勉强之意,可尊重三表姐,等等细况。你跟东角说清楚,事关三表姐终身,事无巨细,件件要紧。”

    北室明白了,大小姐这是想看看罗湖待冯三表小姐可乃真心实意:“我这就放星鸽。”

    随之一声清亮悠短的萧声,专属北室的星鸽不知从哪儿钻出来,自天边拍着翅膀飞向北室,停在北室的肩膀。

    此形同萧声的口技,星探每一个人都会,也仅会这一招特殊的口技,不比莫息身边的永书会的口技繁杂多样。

    待北室取出星探皆会随身携带的细竹筒与绵纸写好夜十一交代嘱咐之事,将绵纸装入细竹筒,又绑上星鸽脚踝,再给星鸽闻东角身上的气味儿,星鸽放飞。

    星探身上皆有各属气味儿,是用特殊药物抹在耳后散发,人闻不出,星鸽闻得出,药物乃方太医所制,后安有鱼也会制此药物。

    星鸽之所以称之为星鸽,不仅因着星鸽是每一个星探加入后亲手饲养大的鸽子,也因着星鸽与寻常鸽子不同,寻常鸽子能认路辨方向,飞到目的处,再回到起飞处,星鸽也一样能,只多了两样本事儿,一能躲危避害,有自保本能,二便是能辨气味儿,都是自小特意驯养出来的。

    但凡星鸽,都能辨得每一个星探身上的气味儿,多远都能,要送给谁,事先给星鸽闻一闻要送往星探的身上气味儿,星鸽便能安然送到。

    一行三人再次全力驱马儿,疾速回京。

    冯三送走夜十一,与采珍迅速收拾包袱,坐上来时的榆木大车于午正末出城。

    罗湖自始至终没有出面,只暗中瞧着,冯三主仆坐着大车出城,他只交待临时权当大车车夫的长随冬生好生赶车,急归急,稳当是第一位。

    冬生做为罗湖随从,与做为罗湖贴身小厮秋生一样,皆为罗湖心腹,自家公子何等心思,他们都门儿清。

    领了赶车的差事儿,冬生别提多高兴了,这是他家公子未过门的媳妇儿,这会儿能算他与秋生的半个主子,他得赶好大车,不仅车速不慢,更得稳,万不能让冯三小姐颠簸着!

    相较冬生那股子能提前亲自为未来奶奶效力的兴奋劲儿,秋生每隔片刻便得瞅他家公子一眼,公子明明想自个亲自赶车,但未来奶奶瞧得不太高兴,公子便退而求其次,好声好气地商量,终得未来奶奶点头,公子脸上绷着,走路却带风。

    旁人看不出来,他可瞧得真真的,公子这是高兴坏了。

    默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骄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国彩只为原作者乌珑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乌珑茶并收藏骄记最新章节